当归于心

【微草研究院 王院长 X 雷霆机械学院 肖院长】

清晨的微草研究院笼着一层薄雾,给人一种迷迷茫茫的感觉,就如同外界对其院长的评价。

一个令人看不清首尾,用药向来令人摸不清头脑的,医药界的天才。

传说中的高冷天才王杰希眯躺在床上,歪着头眯缝缝着一对大小眼瞄了瞄床头柜上的闹钟,哦,六点了。慢吞吞地起身,洗漱。迷迷糊糊地站在洗手间里倒水,挤牙膏。把牙刷放进嘴里才发现,哦,味道不对。

说好的王不留行味呢,怎么变成了冬虫夏草味!一定是上次袁柏清把给他的牙膏拿错了!如果是小事情的话,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王杰希撇了撇嘴,想把嘴里的牙膏吐出来。刚用自来水把牙膏渣冲掉,又歪着头想了想,还是认命地又挤出有着明显标示“冬虫夏草”四个大字的牙膏,塞到嘴巴里认真刷了几下。

虽然到研究院就可以拿到专属自己的王不留行味牙膏刷牙,不用忍袁柏清的冬虫夏草,但,

他可不想让同一楼层的同事在卫生间看到他刷牙,如果是小英杰还行,可如果撞大运被那个总喜欢叫他小院长小院长的方士谦看到。

你猜,是全院传遍王院长矫情不肯用其他口味的牙膏呢,还是全院传遍他王杰希早上在宿舍不刷牙呢。

都不是什么小事情。哦,小事情。

王杰希忍着漱了二十六次口都没彻底冲走的冬虫夏草味,不禁佩服自家实验室的研究员对院内特供牙膏的研究热情。他记得上次误用防风味的牙膏也不过才漱了十九次口。记得小事情,仿佛喜欢用枸杞味的?

提着一个装着昨天在宿舍想出的几十种配方的手提包,王杰希忍着嘴里消不去的味道龇牙咧嘴,就是不明白自家柏清表弟是为什么那么偏爱这个口味,就像袁柏清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表哥会喜欢治痛经的王不留行一样。

走进荣耀食堂,他第一眼就看见1号窗口前霸图军官学院的张新杰拿了一把小勺为韩文清调酸辣粉里的醋,2号窗口蓝雨学院的黄少天可怜兮兮地求喻文州少买一份水煮秋葵,王杰希的大小眼表示已经习惯,不会被闪瞎。但还是果断走到了3号窗口的叶修后安安分分地排队。兴欣全职学院的院长叶修嬉皮笑脸地跟食堂大妈商量赤豆粥多加一勺糖,感觉后面又来了一个人,回头一看,乐了,“大眼,怎么一大早就是这个表情,气得大小眼更明显了。”王杰希选择无视。

王杰希沉浸在忧伤的心情里一口白粥一口枸杞包子吃得欢快,突然感到面前一片阴影,含着能够祛除掉冬虫夏草味的几枚枸杞瞪着一对大小眼抬头望去,是荣耀的万恶之源——叶修。

“哟嗬,大眼一个人呀,哥就勉为其难地和你挤一挤吧!”叶修端着一碗赤豆粥一脸欠揍地走过来意图拼桌,王杰希也不愿去睬这尊垃圾话遍地的大神,自顾自喝粥吃包子。只听见隔壁桌的黄少天聒噪地在耳边嚎,从轮回的杜明对本院唐妹子的垂涎三尺讲到霸图老韩又收了多少新员工的钱包,听得昏昏欲睡。正要把碗筷放回去,忽然听到同桌那人神来一笔:“雷霆的小肖快要回来了吧,据说已经给主席打报告了。毕竟在伦敦已经呆了三年多了,该执教的也该教完了,学也该学完了。我就不明白了,他不是抱怨那里的菜不好吃吗,怎么……”

不仅是觉得那里的菜难吃,人也难看。王杰希腹诽。

三年了,你终于要回来了吗?王杰希听到叶修的话,终究一震。

十一年前,王杰希甫一出道便取代恩师林杰的位置担任微草研究院院长,虽是遭受过质疑,却仍然在每一次惊涛骇浪前证明自己的实力,一己之力扛着当时平平常常的微草闯到了今天的一代豪门。

而肖时钦不同,十年前出道的他虽然也是一院之长,可当年的雷霆的确是小型学院中的小型学院,兵不强马不壮。肖时钦虽然有才,战术和设计皆是一流,人是极温吞的性格。在他的带领下,亦归功于雷霆上下一致的团结,终是使雷霆在一众豪门中站稳了脚跟。

两人皆是有才之人,不过由于术数有专攻,两人平时也只是见到寒暄几句,并无深交。直到三年前,他们代表中国参加举办于苏黎世的国际荣耀研讨会,被分到了一个套房,他们的关系仍然是不温不火,直到那天。

前一天,国际荣耀研讨会已经赛出了结果。虽然是研讨会,但科技的高低水平总还是分得出高下的。美国队终是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领先了中国代表团一步。那天是大会的谢幕,组委会安排参赛国家前三抽签选择三项科技领域分别进行展示。于是谢幕会上美国,中国和英国代表团需要派出三位分别于化学、医药与机械领域的专家进行谢幕演说。烟雨化学研究院的楚云秀结束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化学演说后,还有两个人就轮到王杰希上场了。上场前,他在后台检查他演说时需要用到的一种仪器,忽然大小眼瞪成一样大小,仪器忽然失灵了!

怎么办,没有这个仪器,魔术师也变不出来一个新的啊!顶多二十分钟就轮到自己上台了。此时此刻的王杰希总算体会到了一把小学作文里经常写到的“热锅上的蚂蚁”。

正当王杰希万念俱灰,准备修改演讲稿时,肖时钦如同救世主般地出场,走到王杰希旁边准备调试自己的仪器。王杰希一看见他就拉着他帮自己修仪器,肖时钦脾气好,一听他这么一说也着急了,立刻停下手头上的活帮王杰希检查,发现是引擎的问题,一时也无法解决。肖时钦没有办法,却生出了没有办法的办法。

联立机械!肖时钦的机械正好与使用新能源燃料的引擎有所关联,倒是可以与王杰希机械上缺失的那部分相合。王杰希自然同意,于是他们在当天创造出了一个奇迹。

医药和机械,两个完全不一样的领域,两位业界最年轻的泰斗同时登台演说。本是无稽之谈,但那天的他们,珠联璧合,所向披靡,创造了两个业界的传奇。三年后,他们的惊艳事迹,依旧是业界同仁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王杰希也是从那次起注意起自己的临时室友,开始和他有更多的交流。王杰希慢慢发现,肖时钦是个脾气好到极致的人,和他熟了,他会每天早上帮喜欢睡懒觉的自己带早餐,也会提醒自己这个学医的人要早睡早起。王杰希无奈,给肖时钦起了个“小事情”的外号。而虽是不同的领域,但自己说起药理药性时肖时钦听得津津有味,肖时钦讲起机械时自己也会认真听。逐渐,两人发展成了极要好的朋友。

可王杰希觉得,自己对肖时钦,仿佛并不局限于好友间的感情,仿佛隐隐想突破一种模模糊糊的桎梏,却仍是说不清道不明。

离开苏黎世的前一天,肖时钦告诉王杰希说自己受聘于英国皇家科学院,要去伦敦任职至少两年才能回国。王杰希迷茫了。

两年,真久,太久了。久到王杰希都不确定王大眼能不能记住小事情。

于是王杰希冲动之下,表白了。肖时钦仿佛惊呆了,只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就走了。

王杰希一只以为,这是拒绝的意思,其实肖时钦只是没有反应过来罢了。一年后,王杰希邮给肖时钦一盒当归,盒子里附了一张纸条“王大眼喜欢小事情。”

第二年,他又邮了一盒当归,盒子里附了一张纸条“王大眼是真的喜欢小事情。”

第三年,额,还没来得及寄。

系着领带提着手提包走进微草,王杰希打开邮箱,看见主席群发的通知“雷霆机械学院肖时钦院长即于本月7号自伦敦回国。肖时钦院长在伦敦成功获得专利……”王杰希只瞪着那句“即于本月7号”发呆。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我寄给你两盒当归你都没回来,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呢!

我还没准备好呢!

可王杰希的双手不接受大脑的控制,也可能就是大脑直接控制的双手:

To高英杰:英杰,明天一天我都不会在研究院,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去找袁柏清。

From高英杰:好的,老师。

To袁柏清:明天我去机场接人,微草的事交给你。

From袁柏清:表哥啊,你明天去机场究竟是接人的还是堵人的?

王杰希选择无视。随即打开航班查询,一对大小眼极为认真地睁着,一行一行地搜索。

明天下午两点,到达机场。

第二天下午,王杰希翻出在苏黎世穿的西装和领带,提着一盒当归,准备去机场和雷霆抢人。

到达机场,好说歹说骗走了方学才和戴妍琦。王杰希站在接机大厅等人。仿佛被周遭焦急的环境所影响,他早上刚刚理出的思绪一下子乱了。万一,他无视我怎么办。万一,又失败了,怎么办……

终于,一个灰色衬衫黑色西裤的熟悉人影出现在王杰希的视线里,王杰希立刻上前堵人,“小事情!”

前面拉着拉杆箱的人影顿了一下,转过身来,黑框眼镜下的眼神先是一震,忽然又变成无与伦比的惊喜。

“你怎么来了?”肖时钦的语气满满的惊喜,已是无法抑制。

“额,”王杰希一愣,看了看手上的木盒,“来给你送当归。”

“可我已经回来了!”肖时钦愣了愣,笑道。

王杰希被这抹突如其来的笑容惊到,语无伦次,“那我前几年给你寄当归为什么不回来!”

眼前那人摸了摸鼻子极无奈,“工作……”

“那为什么不联系我!”

眼前那人又摸了摸鼻子,“我好不容易问到你的邮箱,发过邮件给你,你从来不回……”

王杰希一愣,也是摸了摸鼻子,想起了一个好久没用过的私人邮箱。

“那你,究竟喜不喜欢我?”王杰希完全失去了一院之长的风度,扯着比自己矮一公分的人的衣领问道。

“你说呢!你不邮给我当归,吓得我马上归了,你倒是说说,我喜不喜欢你!”

王杰希听后,笑了,三年以来最开心的一次,笑了。

若干年后,王大眼和小事情坐在摇椅上谈起这件事,终是能笑出声来。

“其实当年我归的并不只是故土,更是归心。”

“那你心在何处?”

“在一个喜欢寄给我当归的傻子身上。”

评论(2)

热度(7)